| 首页 | 繁体中文 | 会员注册 | 会员登录 | 建议留言 |
网站首页足球资讯免费收录网址导航快上赶集网菜鸟导航友链网铁观音茗茶qq_qq群百家号导航免费自动收录网

广告联系QQ:871153660  免费收录网文章频道bet365体育在线福建省新型冠状潜望丨美国抗疫“双城记”:纽约与旧金山,什么造成了如此大的差别?病毒肺炎疫情情况

福建省新型冠状潜望丨美国抗疫“双城记”:纽约与旧金山,什么造成了如此大的差别?病毒肺炎疫情情况

文章分类:bet365体育在线   作者:红足一世   来源:016788.com   时间:2020-4-4 20:09:27   人气:86   分享到QQ空间   收藏到QQ书签   推荐给朋友
进入3月中下旬,纽约进入大规模爆发期,医疗资源濒临崩溃,成为全美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而疫情发生甚至早于纽约的旧金山市及周边地区,病毒传播速度却相对平缓,目前仍处于整体可控的范围。

腾讯新闻《潜望》 纪振宇 4月1日发自硅谷

对于抗击新冠疫情,之前的经验告诉我们:时间就是生命。

过去30天的时间窗口对于美国来说至关重要,疫情从早期发端过渡到爆发期,纽约和旧金山,作为美国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两座城市,也是抗击疫情的前沿阵地,却有着不同的表现。

尽管这两座分别位于美国东西海岸的城市,有着许多的相似性,但在疫情发展走向上,至今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趋势:进入3月中下旬,纽约进入大规模爆发期,医疗资源濒临崩溃,成为全美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而疫情发生甚至早于纽约的旧金山市及周边地区,病毒传播速度却相对平缓,目前仍处于整体可控的范围。

这两座城市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两种对待疫情的应对态度:坚决果断地采取措施和犹豫不决裹足不前。尽管最终都采取了“禁足令”,限制人员密集度,但先后短短几天时间的差别,就导致了疫情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

尽管疫情发展在美国还远未到结束的时候,根据目前有限的公开数据也无法准确得出疫情将如何发展的结论,但至少这两座最具代表性的美国城市现在正面临的情形,给我们提供了可供参考的例子。

相似的处境不同的疫情走向

纽约与旧金山在很多方面都表现出极高的相似性,这两座城市分别位于美国的东西海岸,在美国的经济、文化、教育、社会等方面都占据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从旧金山往南延伸的硅谷地区,坐落着世界上最大的科技公司:苹果、Facebook、谷歌的总部均位于此,而纽约则是老牌金融中心,华尔街上的一举一动都对全球金融环境产生着深远的影响。

同时,纽约和旧金山也是全美对外开放程度最高的两个地区,这两座城市的主要机场的旅客吞吐量居于全美前列,这也让纽约和旧金山对病毒的来袭面临着最大程度的风险暴露。

进入3月份,纽约与旧金山市几乎处于同一处境下:新冠病毒大军兵临城下,作为全美人口最为密集的东西海岸的两大城市,纽约和旧金山几乎将毫无悬念地成为未来抗击新冠病毒战役的最前线。

起初,一切都还在可控范围。3月10日,纽约市报告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7例,旧金山在同一天报告14例。

但随后事情朝着完全不同的方向发展,截至4月1日,短短20天的时间,纽约市的确诊病例已经飙升至4万例以上,死亡人数超过1000例,同时,旧金山确诊病例不到400,即便包含进旧金山市在内的全部湾区的确诊人数,也刚刚超过2000例。

公平来看,纽约市的人口总数和人口密度均高于旧金山湾区,根据2018年的人口统计报告,纽约市人口超过850万,旧金山湾区的人口为770万,按照人口密度来看,纽约市的人口密度为每平方英里超过26000人,是全美人口密度最高的城市,旧金山市人口密度为每平方英里超过18000人。

此外,从公共交通使用来看,纽约市也高居全美第一位。根据2015年的调查数据显示,美国公共交通使用率为56.5%,旧金山公共交通使用率为33.1%,毫无疑问,公共交通使用率越高,也越加重了病毒社区传播的隐患。

身处两座城市中的人们的日常生活如此相似:挤在地铁和公交车上出行、居住在用破旧电梯上下的居民楼中,在拥挤的街道上摩肩接踵。

纽约市市长Bill de Blasio说,我们(纽约人)习惯了人群聚集,习惯了排队,习惯了彼此之间靠的很近。

“空间上的近距离让我们(在病毒面前)非常脆弱。”纽约州州长Andrew Cuomo说。

虽然从人口绝对数和人口密度来说,旧金山市要逊于纽约,但仅人口方面的差距这一因素,无法完全解释在经历了相同的时间内,确诊人数之间出现的巨大差异。纽约市目前的确诊数是旧金山湾区的20倍有余。

政府应对措施反应速度对控制疫情所产生的不同作用

疫情的发展几乎给了纽约和旧金山相同长度的应对时间窗口,3月初,这两个城市的确诊数还在个位数,但接下来各自的应对,却可能导致了疫情发展完全不一样的走向。

3月2日,纽约州出现首例社区传播病例,该病例出现在纽约市市郊的New Rochelle,到了3月11日,纽约州的确诊病例达到216例,3天过后,这一数字进一步增长至613例。

但纽约州和纽约市此时给出的应对政策是:在3月12日,发布了禁止500人以上集会的通知,并没有实施全面的禁足措施。

“我们会很快公布降低人群聚集的指导意见,同时保持一定量的社会活动。”纽约市市长de Blasio在当时说。

与此同时,与纽约相隔5000公里的旧金山市却开始了快速行动。旧金山市和湾区5郡在3月16日便公布了“禁足令”(shelter in place),要求辖区内所有人,除了必要活动之外,全部待在家中。在这一政策下,餐馆、酒吧、健身房、办公楼等通常人群最为聚集的场所均关闭,对于降低人群密集度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

与政府的措施相比,民间企业界的反应速度则显得更快。在3月的第一周,包括苹果、谷歌和Facebook等位于旧金山湾区的大型科技公司,要求符合条件的员工在家远程办公,这些公司的员工规模都在数万人以上,进一步降低了人群密集度,减少了病毒人际间传播的风险。

旧金山所处的加利福尼亚州的应对措施也不断加码,在旧金山宣布“禁足令”三天后,加州州长宣布,全州进入“就地隔离”,要求除必要活动外,州内所有居民均留在家中,人与人之间的距离也要求在6英尺(约1.8米)左右,并通过执法人员的巡逻来严格执行这一规定。

与此同时,纽约市以及纽约州的政府行动依然缓慢。直到3月18日,纽约市才要求所有学校停课,此时全市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2300例,直到3月22日,纽约州州长Cuomo才宣布类似加州的“禁足令”,此时全纽约州的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5万。

纽约州的动作比加州晚了近一周,甚至还晚于临近的新泽西州以及中部的伊利诺伊州。由于病毒的传播遵循的是指数级增长的规律,因此仅仅几天时间,就会带来巨大的差异。

“社交隔离不能完全阻断病毒的传播,但是能够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从而减轻医疗的压力,”纽约大学医院院医疗道德部主任Arthur Caplan说,“我认为纽约的行动太慢了。”

医疗资源压力陡增

未能有效减缓病毒的传播速度,随之而来的是医疗系统短时间内压力剧增,病人蜂拥而入,床位、重症监护室、医疗人员、医疗设备纷纷告急,整个纽约陷入异常被动的局面。

与此同时,旧金山的疫情发展却出现了减缓的初步迹象。根据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学部教授Bob Wachter 在4月1日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天旧金山新增确诊数大约是4、5天前的三分之二,Wachter认为,这是增长曲线趋于平缓的有力证据之一。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疗中心每日确诊病例趋于稳定,未出现快速上升)

即便如此,旧金山及周边湾区的各大医院和医疗机构,目前依然是一幅严阵以待的姿态,为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疫情高峰做好充足准备。部分医院采取了医生轮休的临时政策,以养精蓄锐,最大化保存医疗实力,应对接下来可能的医护人手紧张的局面。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流行病学家George Rutherford认为,相比于纽约市,旧金山湾区没有出现病毒的指数级扩散。

“我认为可以有人将此解读为非常早期的‘曲线平缓’的迹象。” Rutherford说。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医院近日住院的新冠病毒患者数量每天平均在12-15人左右,属于完全可控的范围,与此相比,纽约类似规模的医院近日住院的病人大多在上百人,可以说是人满为患,医疗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根据纽约州卫生部数据显示,目前纽约州的床位总数为53000个,其中重症监护床位为3200个,纽约市范围内大约有20000个总床位。在2000年,纽约州的总床位数为超过73000个,由于削减开支等措施,在过去20年,纽约州的床位总数减少了2万个。

自疫情大爆发以来,纽约的医疗资源开始变得捉襟见肘,纽约州州长Cuomo一周前表示,大约需要5.5万至11万床位来满足疫情高峰需要。目前纽约在各地已经加紧搭设临时床位,包括大型会展中心,甚至中央公园,以腾出医院空间,但目前的紧急措施与快速增长的确诊病例相比,依然显得杯水车薪。

与之相比,根据加州卫生部的数据显示,2014年,旧金山湾区每10万人拥有急性护理床位数202.8个。

民众的认知与自觉行动

尽管从政府的层面,已经采取了一系列的强制性措施来控制人群的密集度,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但真正让这些措施起到作用,还是要具体到每一个人的行为表现。

与纽约相比,除了政府反应速度更快以外,旧金山湾区的普通民众对于疫情的认识也要更加先知先觉,甚至在全美范围内,旧金山湾区以及整个加州居民的认识和应对都是最快的。

早期天使投资人Steve Schlafman在3月初发表推文称,他与一位旧金山的创业者闲聊中,谈到她认为硅谷对待新型冠状病毒的态度要比其他地区,包括纽约要更严肃。Schlafman也思考了一下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感觉,得出的结论是,硅谷更加理解网络效应和指数级增长的威力。

(硅谷先知先觉的原因之一:理解网络效应和指数级增长的威力)

这则推文看似像笑话,但细想来却有一定的道理。硅谷几乎是对网络传播效应和指数级增长理解最为深刻的地方,而病毒的传播,恰好也符合这样的规律:短时间内,病毒在人际间快速的传播,带来的危害将是灾难性的。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位于硅谷的科技公司成为全美应对疫情最早行动起来的一批公司,苹果、Facebook、亚马逊、谷歌、微软等在硅谷的大部分人员,除必要的情况,从3月第一周起就已经开始进行远程办公。

在硅谷即将进行的大型会议活动也先后被取消,最先进行宣布的是社交巨头Facebook,早在3月初,Facebook便宣布取消原定在5月份举行的每年一度的F8 开发者大会,这次大会预计与会者将超过5000人,是Facebook每年规模最大的活动,随后,谷歌每年规模最大的活动--IO开发者大会也被宣布取消。

与此同时,在纽约,虽然政府已经采取了“禁足”措施,但许多人的活动依然较为随意,对于疫情并没有表现出足够的重视,最近的一个例子就反映了这样的情况。

3月30日,增援纽约医疗力量的美国海军医疗船开进纽约,从曼哈顿西岸停靠。这一消息吸引了大批当地的人群前来观看,人们难掩激动的心情,完全忽略了病毒传播的潜在风险,纷纷挤在岸边拍照留念。

(人群聚集在纽约曼哈顿西岸等待医疗船靠岸)

尽管事发地附近也有一些正在巡逻执勤的纽约市警察,但他们并没有及时采取任何驱散人群的措施,直到一位市政厅成员通知了市长办公室,纽约市长才下令立即驱散围观的人群。当天,纽约确诊病例已经超过4万。

纽约与旧金山这两座城市的疫情发展还远未达到最高峰时期,未来情况依然会发生变化,但至少到目前为止,在不同的应对下,疫情在这两座有代表性的城市中已经出现了明显的差异,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样本。更多精彩资料来源www.chajiba.com茶记吧

文章福建省新型冠状潜望丨美国抗疫“双城记”:纽约与旧金山,什么造成了如此大的差别?病毒肺炎疫情情况由本站会员【admin】发表 
上一篇:我国首次因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下一篇:棱镜丨对话美国律师:瑞幸CEO... 

更多 【相关文章浏览】

【每日阅读排行】

【每日热门站点】